不少受访专业人士指出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24 17:12    次浏览   >

不少受访专业人士指出,十多年来,国家对农民工讨薪的重视程度不断加大,相关法律条文也逐渐出台,不可谓不完备。但由于农民工文化素质、社会地位低,面对欠薪方往往有理也说不清。企业方更基于农民工的弱势地位,在能把我怎样的心态下,欠薪也变得肆无忌惮。

记者看到,彭秋文等人出具的劳动合同、工资结算清单、欠条等材料一应俱全,尤为突出的是长沙岳麓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发的《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欠薪企业湖南望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31日前将欠款付清。可是直到现在,望岳公司仍然没有按时支付。

然而直到第二天凌晨一点,董事长仍然没有出现。再次赶到的警方将经理带往派出所做了一份笔录后,经理看到律师们动真格的架势,当场筹集了1万元钱先支付,董事长也电话表示一定将剩余欠款在下午3点前送到律师事务所。

据新华网湖南频道讯(记者谢樱)9日上午,彭秋文等7名农民工带着一套齐备的材料走进秦希燕联合律师事务所,请求律师团为他们讨回拖欠2年多的10万余元工薪。

对于律师团来说,讨薪成本虽然小得多,但仍旧是一场持久体力战。快的案子当天就能拿到钱,但案情复杂的可能要耗上一两个月。律师要为农民工群体收集证据,整理文书,交涉劳动部门,前往欠薪单位调查,最后直接上门讨薪。律师团所到之处也并不都是一帆风顺。门难进、脸难看的情况比比皆是,很多时候欠薪公司还会叫来一帮保安、打手,别说门进不去,人身安全都难以保证,甚至还被说成恶意讨薪。但总的说来,我们律师讨薪还是比农民工容易上百倍。秦希燕说。

记者了解到,在律师团讨薪案例中,成功的案例占到99%以上。用人单位真正没钱付的极少,大多数情况都是有钱不给。秦希燕表示,虽然农民工走的是委托律师的法律程序,但实际上大多数案件都没有走上法律流程,仅在律师出面交涉之下就能拿回欠薪。

你作为公司的负责人,处理此事责无旁贷。看到律师拨打110后民警赶到现场开始记录询问,经理才缓缓拿出电话,联系公司董事长。而电话那头的董事长在和律师一番争执之下,声称自己在外地,要4个小时才能赶来。

9日下午,律师团、媒体和农民工一行人来到这家墙上挂了众多文明单位诚信单位牌匾的公司。看着一群记者打着闪光灯拍摄、律师们严正交涉的讨薪团,原本悠然坐在办公椅上的公司经理开始显得有点慌张,但还是很从容地应对,公司没钱啊,过一段时间肯定付。

你们已经涉嫌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按照法律可被判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讨薪律师万方说。

事后,彭秋文等人无奈地说:真是自己讨两年,不如媒体、律师讨一次啊。

欠钱的是公司,又不是我,你找我干什么?经理仍然无动于衷的样子。

不少受访者认为,由于政府职能部门人力、办事效率有限,农民工群体缺少的是真正无条件站在他们的角度帮助讨薪的社会力量。

如果各地律师事务所都能形成帮扶机制,每到年底集中免费受理讨薪案件,再联合媒体、网络力量,曝光不良企业,严重的移送司法处理。采用政府购买律师公共服务,或者社会自愿建立这种关爱农民工的公益机制,久而久之,形成有欠薪必讨回的规律,再加上法律的严肃问责,欠薪风气一定会有所好转。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说。

2003年,秦希燕联合律师事务所启动全国首家为农民工讨工资律师免费服务团以来,大批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得到帮助,10年来为农民工追回2亿元。

难就难在讨薪的人是农民工

讨薪律师万方介绍,欠薪方通常用凶躲赖三招,总有一堆理由,比如项目已外包自己不负责、工程款没到、工头逃跑了无法确认劳动关系、工程质量验收不合格、出款流程没完成等,以此来蒙蔽不懂法的农民工,达到拖欠甚至赖账的目的。

这对两年来一直奔波讨薪的农民工来说,已算是极其快速有效了。真是自己讨两年,不如媒体、律师讨一次啊。彭秋文无奈地说。

习惯了。坚守到凌晨的5名律师已经疲惫不堪,这只是我们11年来为农民工讨薪过程中极为普通的一场。

欠薪之所以屡治不绝,根本原因是犯罪成本太低了。很多单位欠薪好几年,农民工持久战打下去,最后企业主不过是付钱了事,真正追究责任、入罪的情况极少,即使处罚了力度也小,难以产生威慑作用。万方说。

两年来一直奔波讨薪

这是典型的恶意欠薪。按照最新出台的司法解释,这已经构成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完全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律师万方说。

讨薪是场持久体力战

请你务必出现,否则我们将正式移送公安立案。万方告诉记者,这是欠薪方最常动用的躲字诀,老板有可能根本不在外地,但我们也要等下去。

来事务所寻求帮助的农民工大多为讨薪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讨薪不仅误工也费钱,漫长的过程下收回的钱太少,人力财力都是一种消耗。在这种付出收益极不对称的情况下,不少农民工越淘越亏无奈放弃追讨自己的血汗工资,很多甚至开始通过裸体、跳楼、自焚、挟持等过激讨薪方式,让有理变无理,还发生了一些惨剧。

说到底,难就难在讨薪的人是农民工。秦希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