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萨斯管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30 15:26    次浏览   >

我会坚持写到最后一口气

画家黄永玉,晚年更加倾向于写作,近些年他相继出版了《这些忧郁的碎屑》、《老婆呀,不要哭》、《火里凤凰》、《比我老的老头》、《一路唱回故乡》等多部文学作品,并于2009年开始续写中断多年的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

今年8月,《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的第一部《朱雀城》(三卷)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部长篇自传体小说,只写到12岁,已经写了将近80万字。有人问我,这部小说还要写多久。我希望写完,这可能是一个悲剧,也可能是一个喜剧。一个人到90岁了还在写12岁,还差这么漫长的时间。恐怕是个悲剧,恐怕写不完。不过,我会坚持写到我最后一口气。

画了一辈子画,黄永玉却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文学在我的生活里面是排在第一的。

快乐不是我的追求

在黄永玉看来,文学是文化里面最全面的一门艺术,就好像乐器里的钢琴一样,能很好地表达情绪或感觉。如果文学是钢琴的话,那么美术、雕塑这些东西可能是别的乐器,或者是小提琴或者大提琴,或者萨斯管,钢琴比较全面。

11月30日,围绕文学而展开的我的文学行当黄永玉作品展在长沙开幕。在媒体见面会上,90高龄、依然精神矍铄的黄永玉,面对多家媒体的轮番轰炸,笑容可掬,妙语连珠。现场笑声不断,气氛很活跃。

年逾90岁的黄永玉,每天坚持写作。他开玩笑地说:到一定时候,就会有人来催稿。看来100岁之前是没有时间玩了。

这些有着鲜活文字感染力的短句,总能带给人们智慧、幽默的快乐。于是,有记者问:快乐是您创作的源泉吗?

当有记者问黄永玉,如何看待当代文化体系中文学被日益边缘化的问题时,黄永玉认为,这是书本与电脑的矛盾。电脑里储存的知识是相同的,每一个人都在用电脑,但那不等于知识是一样的。我的任务就是让电脑更丰富一点。我的手指头从来没有碰过电脑,手电筒倒是会用。

文学是文化里的钢琴

快乐不是我的追求。生活的经历,复杂的经历,是我的追求。创作的源泉是因为来自复杂的生活,里头包括有痛苦,有凄凉。黄永玉认为,快乐是对人生找到一个出路,一种观点,一个看法。人生应该谅解,应该快乐。黄永玉的动物短语也成为社会的、人性的、精神的一部分。

豁达、开朗,喜欢说笑话。黄永玉总能给人带来快乐。在其独创的动物短句中,他用这样一句话总结蜗牛:小资产阶级思想?笑话!你懂不懂扛一间房子的趣味?用这样一句话总结乌鸦:不过才哇了一句,人就说我带来了不幸。用这样一句话总结蛇:据说道路是曲折的,所以我有一副柔软的身体。